浙江工业这一关键数据终迎反超

刚刚过去的新春佳节,杭州五星铝业有限公司600多名员工,坚守岗位加班加点,19条冷轧生产线满负荷生产,从去年大年三十到今年正月初七,八天时间创造产值7200万元。公司今年前三个月已签约外贸合同,与往年同期大幅增长。

这不是个例。据全省经信数据平台对3000家重点工业企业的监测数据显示,21.2%的监测企业表示订单饱满,分别高于去年、前年5.3个、11.2个百分点。浙江工业企业在手订单好于前两年。

作为经济形势向好的风向标,在手订单饱满意味着2018年的“开门红”几无悬念。而这回暖绝非春意乍现,准确地说,应该是去年工业经济回暖势头的再延续。

浙江工业“霸气”回归?

“2017年,全部工业增加值增长8.1%,超过GDP增速0.3个百分点,增速差比前三季度扩大0.26个百分点。”近日,省经信委新出炉的年度数据分析中,涌金君注意到这样一句话。

这让涌金君想起旧年里的一篇文章《从“0.04”看浙江工业新优势》,当时浙江2017年前三季度数据发布,分析人士欣喜地发现,浙江工业增加值增速实现了自2012年以来首次快于国内生产总值增速。

尽管只是0.04个百分点的微弱优势,却已让人振奋不已。尤其数据背后的逻辑推演结论是:浙江工业再次成为浙江经济稳走向好的主引擎。

纵观历史数据,浙江工业增长在2010年达到阶段性顶点11.9%后,于2015年触底,当年增速仅为4.9%。也是在这一年,经历了长达5年回调下降的工业增速,与当年GDP增速差,达到了最高的3.1个百分点。

自2016年,浙江工业增速实现触底反弹,并快速拉近与GDP的增速差,当年二者差距缩小到了1.3个百分点。到2017年前三季度,工业增速反超0.04个百分点,2017年全年反超0.3个百分点。

分析认为,全球经济回暖带来的出口拉动,近年来浙江持续不断的新动能培育和历经阵痛的浙江工业实现了效率提升等作用的共同推动下,2016年浙江工业经济回暖,2017年春意满满。

也就是说,自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之前的2007年,到触底反弹的2016年,浙江工业经历了9年的漫长调整期。这长达9年的时间内,浙江工业经历了怎样的脱胎换骨、刮骨疗毒,恐怕只有奋战在一线的相关人士懂得。

涌金君曾采访过的一位浙江企业家说,2008年是公司自创立以来唯一没有盈利的一年。不但没有盈利,几乎快要支撑不下去。为了活下去,公司下定决心转变发展方式,通过加强内部管理,尤其一门心思坚持科技创新,终于一步步挺了过来,这两年势头很好。

一叶知秋,它的经历,切实印证了近几年浙江工业经济的艰难奋进。

一度增长放缓的浙江工业再现复苏之势,背后究竟释放出啥积极信号?

有专家认为,分析德国、日本、韩国等制造业强国,发现在其发展的过程中也走出过类似的轨迹。先是工业增速快于GDP增速,随后持续一段工业增速低迷期,而当工业增速再次反超GDP增速时,恰是它们的工业结构和供给质量在国际市场上具备强有力竞争力之时。

虽然仅从目前短期的反超,说浙江工业实现凤凰涅槃还为时过早,但显而易见的是,浙江工业经济确实正朝着这条道路砥砺前行。

制造业为本必须毫不动摇

坚持工业立国之本不动摇。工业是国民经济的主导,无论工业化发展到什么阶段,工业作为立国之本的地位都不会改变。如今,在国内、在浙江省内,这样的声音从上往下,从主政者传导到坚守实业的企业家。

一度,有一种论调认为,服务业在GDP比重越高,经济发展越良性,因此出现不少地方为了发展服务业而发展服务业。殊不知,作为第三产的服务业与二产中的工业是休戚与共的。

且在良性的服务业结构中,生产性服务业举足轻重。而生产性服务业必须以工业为基础,其发展本身就建立在制造业成熟发展的基础上。没有成熟的工业基础,生产性服务业就是空中楼阁。

如今,人们喜欢拿新加坡和香港两地作比较,来佐证制造业空心化的危害。香港面积1100平方公里,新加坡大概700平方公里。在1999年的时候,香港的GDP大约是新加坡的2倍,但是十年后,新加坡开始追上并反超香港。

分析人士认为,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新加坡的制造业比重比香港更高。新加坡虽然土地面积很小,但是制造业的比重一直保持在一定的水平,如它是世界上第二大半导体生产中心,第三大炼油中心,它的伟创力公司是仅次于富士康的制造业巨头。而香港的制造业一直在下降,下降到现在只有1.3%。

纵观全球,制造业空心化的问题,正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领头羊便是大力发展服务业的美国。有趣的是,以房地产发家的美国总统特朗普说要让美国在他的治理下变得“更伟大”,而重振制造业正是他的抓手。

今年初的一招减税政策,充分展现其对制造业回归的诚心和决心。前不久,富士康计划在美国投资超过70亿美元建立生产手机和电视显示屏的工厂的新闻,更是佐证了减税的魅力。

在国内,近邻上海也提出“重振‘上海制造’的雄风”。去年底,上海市委主要领导在市委学习讨论会上提出,要全力打响上海的四个品牌。对于“上海制造”品牌,要发展高端制造,向产业价值链高端迈进……提高企业核心竞争力和高端制造能级,重振“上海制造”的雄风。

如今,汽车、大飞机、海洋工程、航天、核电等正是“上海制造”新辉煌的“代言人”。

一时之间,制造业回归从学者呼吁,变成主政者们的切实行动。在这个过程中,浙江也毫不落后,如今对制造业,对实体经济的重视也超乎所有。去年,浙江设立省振兴实体经济(传统产业改造)财政专项资金,3年统筹安排54亿元财政资金扶持18个县培育发展实体经济,改造提升传统产业。

“信心比黄金重要,现在这样的发展氛围下,我们制造业企业信心十足。”一位企业家曾对涌金君

浙江工业仍在爬坡过坎

与面上浙江工业的红红火火一样,点上的浙江企业同样雄心勃勃。近日,吉利成为奔驰母公司戴姆勒集团最大股东的新闻全球刷屏。迈向世界的浙江企业,再次彰显浙江实力。

可越是形势一片大好,越要“晴天不忘修屋顶”。一个企业如此,区域经济亦同理。

“莫言下岭便无难,赚得行人错喜欢。正入万山圈子里,一山放过一山拦。”担任浙江省委书记期间,习近平就曾引用宋代诗人杨万里的《过松源晨炊漆公店》,来说明经济社会发展的规律。

的确如此,爬过山的人都知道,当爬上了一定的高度,还未来得及休整,前面一个更高的坎已经在等着你。经济社会的发展,又何止一座山一道坎呢?!

眼前的春意或许还未及欣赏,就必须面临新的考验。当前,站在高质量发展的新起点上,浙江工业面临着更大挑战。

从增长速度看,浙江工业是全国最早由高速增长进入中高速增长的省份之一;

从产业结构看,浙江工业是全国最早暴露结构性矛盾并推进结构调整的省份之一;

从发展动力看,浙江工业是全国最早由投资和出口推动转向创新和内需推动的省份之一;

从发展方式看,浙江工业是全国最早走上高效集约发展之路的省份之一。

特别是,作为市场经济主体的浙江工业企业,是更早、更直接感受到这些经济发展新常态所带来的变化,面临着很多前所未有的新机遇和新挑战。

现在,浙江工业面临的任务就是不畏艰难险阻,登上高质量发展这座山。从历史数据看,当前我省工业增长尚处于反弹初期,波动增长是这一阶段工业增长的重要特征。

工业增长仍然面临诸多不确定因素的影响,如工业投资增速逐年回落,已处于国际金融危机以来较低水平;衡量企业发展的效益指标不仅低于兄弟省份,甚至与全国平均水平仍存较大差距;生产成本持续攀升,2017年千方百计减轻企业负担1250亿元以上,但减负额度仅占企业综合成本2%左右。这些都是浙江工业运行中必须正视并着力解决的问题。

最最关键的是,在新旧动能接续转换的当口,如何一边修复旧动能,一边让新动能活力迸发,以最大限度减轻转换过程中的阵痛。

在陡峻的群山中,风光旖旎但又布满荆棘。浙江只有披荆斩棘,踏尽崎岖,在万山中奔走,在群峰中奋进,才能勇攀高峰。

本文来源:浙江在线 打印全文 责任编辑:zs40211
产业园区选址服务平台
推荐视频
官方微信
招商选址 一扫而知
意见反馈
互动中心
电话咨询
400-168-6016

客服咨询

  • 税收优惠政策
  • 土地厂房咨询
  • 资金扶持咨询
  • 其他相关咨询